亚洲精品国产免费无码-亚洲精品综合在线影院-亚洲精品自拍视频在线视频


阴谋与宽恕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xxoo770.com

不知不觉林峰从踏上水上花园至今已经超过六个月了,这天,美丽的小阿
正用灵巧的长舌把林峰舔得醉生梦死,突然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

  ‘少爷吗?我是怀叔。’
  ‘哦,怀叔啊,您好,我是小峰,有事吗?’
  ‘你身边有没有人?’
  ‘唔……这个……请稍等……’

  怀叔是林峰老爸的司机,名为主僕实为益友,林峰还没出世就跟了林父。据
说林峰的父亲对他有救命之恩,相当忠心,林峰也对怀叔十分尊敬。

  怀叔刚才的语气令林峰有些不安,心想是不是出了什麽事。急忙示意小阿姨
去隔壁,秋萍噘着小嘴本想撒会娇,撇眼见林峰一脸严肃不怒而威,伸伸舌头乖
乖的起身回避。

  ‘怀叔,出了什麽事?’
  ‘老爷最近身体大不如前,昨夜竟在楼梯上晕倒,不过现在没事了。’
  ‘怎麽会这样,半年前不是好好的吗?’
  ‘我……我也说不清,总之,请少爷最好回来一趟……’

  林峰风驰电掣般往家裏赶,秋萍阿姨使尽浑身解数硬是套不出半点口风。林
峰自幼丧母,孤独一直是他童年忠实的伙伴,也许正因为这样,造就林峰少年老
成,行事作风非常慎密。林氏集团的主席健康状况恶化这事被传开绝对不是件好
事。

  ‘爸,您怎麽了?’

  林峰风风火火沖进家门天已经快黑了,一眼看到老爸正躺在按摩椅上看书。
健康状况似乎没怀叔说得那麽严重,但父子情深,仍忍不住落下泪来。

  ‘爸没事,这不好好的,怀叔真是的,没必要告诉你嘛。’
  ‘什麽啊,上楼梯晕倒了还说没事?’

  ‘呵呵,傻儿子,爸真的没事,陈医生看过了,有点低血压,休息一阵就没事
了。’

  父子俩半年多除了水上花园开张庆典见过一次外,平时都是通通电话。当下
有说有笑,直聊了近两个小时。林峰仔细端详发现父亲确实除了眼圈有些凹之外
并无大碍,心中一块石头落地。

  林峰的父亲中年得子,对林峰甚是溺爱,好久不见爱子于是叫林峰留下多住
几天。林峰考虑水上花园那边应该不会有什麽大事,欣然应诺。

  ‘咦,徐妈呢?’

  林峰这才发现一直在林家帮佣的徐妈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个约30岁的丰
腻少妇。

  ‘唉!徐妈辞工了,说外孙没人带,子女都叫自己回家享享儿孙福,也是人之
常情,我只好同意了。’

  ‘哦!这样啊,徐妈小时候可把我当亲儿子一般。’

  ‘别感歎了,我已经準备了一份厚礼过几天叫人送去,以后你也可以常去看看
她嘛。’

  ‘噢……’

  ‘这个阿姨来我们家一两个月了,我们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呢,也姓林。’
  ‘林嫂好,以后请多费心照顾老爸。’

  林嫂个子高挑,身材丰满,头髮在脑后束了个髻,黑色长裙上系一块碎花围
腰,脚蹬半高跟黑布鞋,手臂和露在外面的小腿看起来白皙细腻。

  林峰心裏不太舒服,倒不完全是因为徐妈走了,而是总觉得林嫂那白白净净
的肤色不像能做粗活的人,担心是否能像徐妈一样尽心照顾父亲。

  父子俩喝了壶茶后又来了名女士,名叫梅媛。林峰前阵子已经知道最近有个
女人和父亲走得比较近。不过父亲今日把她叫过来倒让林峰有些意外,不在儿子
面前避嫌看来父亲很喜欢这个女人啊。

  林峰悄悄打量了一下,见此女颇有些姿色,皮肤身材保养得当,举止谈吐也
相当得体。心裏也升起几分好感,思量着父亲找个这样的伴倒也不错。

  自从接到怀叔的电话后,林峰一直心急如焚,直到现在才发觉很疲倦。于是
向父亲、梅媛阿姨告别后回到房间倒头就睡。

  睡了两、三个小时才爬起来给秋萍阿姨打了个电话,说过几日就回去,小阿
姨在那边又撒了半天娇这才挂上电话。林峰这才感到饑肠辘辘,主要是先前担心
父亲,故一路宾士,晚饭都没吃,于是轻轻走出房间去厨房找吃的。

  才刚迈出房门就听到了一些声音,林峰自然非常熟悉这种声音,有点不可思
议。父亲从前在自己面前可是相当注重家长威仪的,好奇心起,悄悄踱到父亲房
门前,一看房门居然没锁。

  是了,平时自己不在家,没人会不敲门自个进入父亲房间,可能久而久之没
太在意吧。林峰轻轻推开一条缝。

  只见梅媛阿姨全身赤裸,正坐在父亲胯上,丰腻的屁股卖力扭动,双手揉搓
着自己坚挺的乳房。嘴裏不停发出淫蕩的声音,父亲也喘着气拚命上顶,即将进
入高潮的样子。好一副男女交欢图,看梅媛阿姨现在这番浪蕩模样,和刚才可是
天壤之别。林峰吐吐舌头微笑着后退几步,小心的下到一楼,逕直走进厨房。

  从小就养成自立的习惯,天色已晚林峰也不想打扰林嫂,自个去冰箱翻找一
通。一个託盘内盛着七、八个炖盅,林峰打开盖,发觉是炖熟的血鸽,看起来味
道不错。拿了两盅放进微波炉,烧锅开水煮了点通心粉。

  就在此时,听到有人下楼的脚步声,林峰出来一看正是梅媛阿姨,父亲还在
养神吧?林峰心裏暗笑。

  ‘梅阿姨要走了吗?’
  ‘是啊,你爸有点累,我叫他歇着不用送我了。’
  (哦!被你的屁股磨了那麽久肯定累坏了。)
  ‘那我送阿姨回去吧!’
  ‘不用了,你也挺累的,阿姨叫计程车就行。’

  林峰也不再勉强,微笑着将梅媛送出家门。梅媛回头瞥了林峰一眼,笑了笑
转身走了……

  林峰觉得梅媛那眼神隐藏着什麽东西,总之自己有一点点反感。摇了摇头,
折身进了厨房。重新拧开火把通心粉煮熟,又煎了两个蛋,微波炉裏的血鸽炖盅
也好了。

  一通乱嚼将食物全部扫光,林峰立感体力充沛,把盘子一股脑收进水池,回
到一楼客厅看电视去了。

  电视正上演某综艺节目,各种清凉美女频频亮相。林峰很惊奇自己下体竟然
会如此不安分。心裏连连骂到是不是见鬼了,居然电视画面上的美女都能令自己
産生兴奋。最近性生活也都有啊?不至于刚刚偷看老爸和梅媛阿姨性交让自己兴
奋吧?要兴奋也不该等到现在才有反应啊?

  脑子裏正乱猜着,忽然鼻子一热一股粘腥液体从鼻孔裏几乎是喷出来。林峰
大步沖进厨房用冷水浇了浇,又把鼻血全部洗去,体内有种莫名其妙的燥热,肉
棒竟然硬了起来,寻思这事有点不正常。

  看了一眼刚才扔进水池的盘子林峰若有所悟,打开冰箱门扫视一遍,把目光
锁定在炖血鸽上。林峰又拿了一盅倒在碗裏仔细观察,挑出一些剁碎的药材……

  ‘淫羊藿’、‘兔莳籽’、‘海狗肾’……妈的,这些全是药效极烈的壮阳药。
林峰开始觉得事情绝对不那麽简单,父亲有心脏病史,不该如此大补的。那麽……
是不是有人故意……林峰一阵心惊肉跳,想起早上怀叔吞吞吐吐的口气,疑虑顿
生,拨响了怀叔的手机……

  ‘少爷,我一直不太好和老爷说,我觉得那个梅媛有点不对劲……’
  ‘怀叔能不能查查那女人的底细?’
  ‘好的,少爷开口了我就尽力去查,请放心吧……’
  ‘谢谢怀叔,这事暂时不要叫任何人知道。’

  林峰在客厅踱来踱去,暂时忘却了肉棒胀疼的感觉。几经分析觉得新来的佣
人林嫂应该和这事有关联,还是去探探口风比较好……

  林嫂的房间就在一楼,林峰轻巧的滑到林嫂房门前,隐约飘出一些声音,像
是和某个人打电话。林峰只听到几个词,似乎林嫂在找什麽东西但没有找到。

  ‘咦!林嫂,怎麽不去客厅打电话,要在这裏呢?’
  ‘啊……我……我想不打扰少……少爷了!’
  林嫂一边慌张支吾着,一边将一个小巧的手机往枕头下一塞。
  ‘你知道我在客厅?应该不知道吧?既然不知道何来打扰之说呢?’
  ‘………………’
  ‘林嫂以前是做什麽的?一直在帮佣?’
  ‘是……的,一直都给人帮佣……少爷……’
  ‘那你哪里学到的药材知识?’
  ‘说什麽?……我……听不懂……’

  ‘那恕我卖弄,林氏集团以开发旅游业为主,我们家旗下的産业有30%和饮
食有关,碰巧我知道一些知识,比如说滋补药膳!其实我对壮阳补肾的药方也略
有研究……’

  ‘………………’

  林嫂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眼前这个年轻人给她一种非常恐怖的感觉,
浑身散发的那种精明干练和实际年龄一点也不相配。

  ‘把你的手伸出来……’

  林峰喝到,言语中自然而然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林嫂战战兢兢把一双手伸
了出来……

  ‘好美的一双手啊,白皙光滑,柔若无骨。我瞧瞧……嗯,无名指曾经戴过戒
指,看这压痕……显示戒指的材质非常好,未给手指皮肤带来任何损伤,四个九
的足金吧?’

  林嫂脸色变得寡白,林峰眼光如炬,在他面前似乎什麽也隐瞒不了,但仍做
最后抵抗……

  ‘啊……少爷,我真的……不知你说什麽……’

  ‘撒谎!……给我老实点,你这手平时根本就少接触洗涤剂,显示你以前不是
帮佣,为什麽撒谎?你来这干嘛?’

  ‘呜……少爷,我真的是普通佣人啊……哇,你拧疼我了……’
  ‘妈的,臭婊子,不见棺材不落泪……’

  林峰气往上沖,心中基本猜到了几分。扯过一根带子把林嫂双手绑个结实,
顺手把林嫂的嘴也堵了。

  ‘我问一句你点头或摇头示意……你事先就认识梅媛?……那些炖盅是你配
製的?……你是梅媛专门安排进林家的?……’

  林嫂既不点头也不摇头,蜷在地上呜呜咽咽的哭个不停。林峰暂时也没有办
法,心想怀叔以前和黑社会关係密切,是否把他找来商量商量。

  侧头见林嫂刚才因挣扎而衣裳不整,肿胀的乳房把睡衣领口蹦开,深深的乳
沟暴露在衣领下。睡裤也拉扯下一截,微微隆起的小腹随呼吸此起彼伏。拖鞋早
飞到不知什麽地方了,两截小腿和白嫩的脚掌裸露出来。林峰刚刚喝了两盅加了
药材的血鸽,此时见眼前一具白花花丰满的肉体,欲火马上被挑到顶点。

  嘿!就拿眼前的妇人降降火也无妨。林峰一脸淫笑地把林嫂抱在床上,不顾
林嫂挣扎伸手将她的睡裤扯下露出两只丰满的腿,走上前分开双腿,肥厚的阴唇
暴露出来。

  就当着林嫂的面站着脱下了裤子,被药材刺激得坚硬的肉棒青筋勃起,林峰
将龟头放在阴唇门口上下摩擦。

  林嫂恐惧的看着林峰,可惜挣扎无效,眼睁睁的看着林峰将一根又粗又长的
肉棒强行推进自己阴道。乾涸的阴道一滴水都没有,但林峰受药材刺激根本顾不
得许多,站在床沿将林嫂两只肥腿提起来架在肩膀上就狠命抽插起来。

  这麽机械性的抽插了几十下,林嫂的阴道也条件放射分泌出一些淫水。林嫂
属于那种比较丰满的女人,不过皮肤很白,林峰感觉肉棒就像在棉花丛中不停的
拔出又刺入,似乎眼前这具阴道是个无底洞,不论肉棒怎麽使力都不能到尽头。

  龟头已肿胀得发出紫色,这种药真是很猛烈啊!林峰干了二十多分钟一点疲
惫都没有,只觉下体胀得难受。阴道有些鬆弛,哪里能和小阿姨的小穴相比。比
较丰满的女人就是水多,淫水顺着林嫂的洞口泪泪流淌下来,有一部分流在屁眼
处。

  林峰将手指插进林嫂肛门进行扩充动作,儘管林嫂痛得全身扭动,但林峰毫
无怜花惜玉之意。将坚硬如铁的肉棒插进林嫂肛门内,腰部不停耸动,肉棒兇狠
的在直肠壁内冲撞。粗大的肉棒将直肠壁的粘膜颳破,带出累累血丝。

  估计林嫂的嘴巴没堵住的话肯定会像杀猪一样惨叫,林峰在林嫂的肛门裏发
泄了半个多小时才有射精的感觉,将一股浓精射进肠道内。

  混浊的精液顺着屁眼流淌出来,林峰也累得精疲力尽,肉棒却依然很坚硬。
心想父亲有心脏病,这些女人不明摆着想要父亲的命吗?一时火起抓住林嫂头髮
拖过来把嘴上的布拿掉。

  ‘骚货,你敢咬一下我就把你拖到大街上给人看……’

  林峰一边把肉棒塞进林嫂嘴裏一边骂道。林嫂眼泪早哭干了,也被林峰刚才
一阵疯狂的蛮干吓怕了,睁着一双红肿的眼睛急忙含住肉棒上下套弄。

  林峰侧身把林嫂刚才塞进枕头底下的手机掏出来,按了重拨键看清楚电话号
码,拨通怀叔电话。

  ‘怀叔,请想法给我查一下这个手机是谁的,号码是……’

  通完话林峰将手机扔在一边,双手捧住林嫂的脸,认真享受起林嫂的口技。
林嫂生怕再遭罪,非常卖力的给林峰作着口交,一根肉棒被口水反覆涂抹了无数
遍,林峰疯狂过后药性散发了一些,渐渐有了点发自内心的快感。

  以前和其他女人上床的时候还是比较绅士的,今天性交是破天荒的野蛮,似
乎也有种说不清的刺激。林嫂的嘴早就酸了,舌头几乎抽筋,林峰也再次到了不
得不射的地步。

  强行将肉棒往林嫂喉咙深处抽插了几十下,把精液灌进林嫂的口腔内,并强
迫林嫂将精液全部吞进胃裏,满足的笑容写在脸上。

  也许林峰的父亲毕竟年纪大了,所以用这种补药效果没那麽强烈,但林峰却
身强力壮,所以连连射精仍雄风依旧……

  林峰脑子裏想着如何了结这事,身体却一次又一次的在林嫂身上发泄,林嫂
的乳房又大又圆,虽然不够坚挺但肉感十足,林峰在林嫂的乳沟裏又射得一塌糊
涂。看看钟錶,林峰已足足蹂躏了林嫂四个多小时,精囊裏储存的精液全射光了,
这才满足了慾望。

  其间林嫂被折磨得林峰问什麽她就老老实实的答什麽,林峰一边玩弄林嫂的
肉体一边将整件事串联想了一遍,怀叔也告知林嫂先前打的电话就是梅媛的。林
峰心中早已清楚只是等待证实而已,又警告林嫂一番后才拖着虚脱的身体回到房
间。

  ‘少爷,你看是不是立刻通知老爷!’
  ‘不急,爸那倔脾气你最清楚了,我们现在还没有直指梅媛的证据。’
  林峰心中有了主意,轻声向怀叔吩咐了一番。

  安排完毕后已经天亮了,林峰抓紧时间睡了几个钟头。中午林峰的父亲接到
电话,几个老友请他一起去打桥牌,林父非常喜欢打桥牌,自然答应,其实这一
切都是林峰安排的。林父刚被怀叔接走,就有两个年轻人拎着皮箱闪身进入林宅。

  ‘林先生吗?我们是怀叔的人。’
  ‘谢谢你们帮忙,那就请开始吧!’

  两个年轻人跟随林峰进了客厅,迅速打开皮箱,将各种仪器拿出安装,看起
来相当熟练,不一会就安装完毕,俩人调试一通后向林峰点头示意。

  ‘只要摁下这个按钮就可以了?’
  ‘是的,我敢保证,就连苍蝇拍翅膀的声音都可以全部录下来。’
  ‘多谢多谢,事情完了请二位赏光吃顿饭……’
  林峰送走两个年轻人,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接下来就看怀叔的表演了。

  昨天林峰已强迫林嫂交代了自己的身份,原来林嫂从前确实不是帮佣,一直
都在药品仓库做保管员,难怪肌肤如此白皙。一切都是受梅媛指使,不过她确实
不知道林父有心脏病史,罪魁祸首是梅媛。

  怀叔将林父送到目的地后,立刻驱车赶往梅媛的住所。平时大都是他去接梅
媛,所以今天以林父的名义接人的时候梅媛一点也没怀疑。化了妆后就坐着林父
的轿车随怀叔走了……

  ‘梅媛阿姨好啊!你今天好漂亮……’
  ‘?……你父亲呢?’
  梅媛发现林峰的语气有些轻佻,眼神也不怀好意,心中暗暗吃惊。
  ‘爸爸去朋友那裏玩桥牌了,要很晚才回来。我们可以沟通很长时间……’

  林峰把沟通两个字说得别有一番味道,一边看着梅媛的表情。梅媛有些不自
然了,鼻尖微微冒汗,强作镇定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见林峰走进自己身边紧挨
着坐在沙发扶手,眼睛色眯眯的把自己从头盯到脚。

  ‘怎麽你爸的司机说是他找我有事呢?’

  ‘哦!那是我安排的,开门见山吧,今天把梅媛阿姨请过来是想谈谈我爸的
事。’

  ‘那……你想谈什麽?’

  ‘我知道林嫂是你特意安排进来的,也知道你指示她在我父亲饮食裏做了手
脚——’

  ‘别开玩笑了,这事可不能随便拿来说的。’

  ‘唉!女人都这样,不到最后关头不鬆口。好吧,我老实告诉你,林嫂昨晚已
经上了我的床。你是女人应该知道,像林嫂那种没有头脑的女人被男人征服后什
麽都会透露的……’

  ‘哈!笑话,没有证据你想怎麽说都行喽……’

  ‘那也未必,你知道我可以花一大笔钱让林嫂做证人的,到时候你保证脱不了
干系。’

  ‘是吗?就算是真的,你想怎麽样?’

  ‘好!爽快……既然梅媛阿姨这麽说,我也不妨直说。那个老不死的,喔,对
不起,是我的父亲到现在也不肯把公司给我。我那些叔伯们哪里比我强,可如今
都身居高位。而我呢,名义上是接班人,现在却只在林氏下属的一个小地方做
事……’

  ‘看不出你很会做戏,表面看起来你们父子关係不错。’
  ‘逢场作戏谁不会呢?梅媛阿姨不也是一流高手,哈哈!’
  ‘你究竟想说什麽?’

  ‘很简单,你的计划我不会干预,那个老不死的,喔,对不起又失态了,是我
的父亲早死我就可以早接手林氏。到时候,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嘿嘿……’

  ‘……我做事是为了钱,看不出你年纪轻轻就如此狠毒……’

  ‘彼此彼此,虽然你本来就想将那老不死的至于死地,但这事真发生了未免引
起怀疑。现在有了我,一切后果我都会妥当的安排,绝不留蛛丝马迹,如此你拿
了钱好好享福去吧!’

  ‘看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
  ‘这麽说,梅媛阿姨同意了?那麽接下去我们是不是好好沟通一下……’

  林峰将手伸进梅媛的头髮裏轻轻抚摸,梅媛并没有拒绝。也许毕竟有把柄握
在林峰手裏,也许她也不想放过任何纵欲的机会,或者她另有目的……

  ‘梅阿姨,其实我第一眼见到你就想和你上床。你可能不知道我特别喜欢成熟
的女人,不然不会才回家就把林嫂给上了……’

  林峰在梅媛的耳边小声嘀咕着,舔着小巧的耳朵。梅媛脸上发热,耳朵痒痒
的十分舒服,不禁闭上了双眼。正迷离间猛然被林峰将头按下直抵林峰胯间,梅
媛当然知道男人这麽做的用意是什麽……

  梅媛张开嘴将龟头含住,舌尖在马眼处舔弄。直把林峰侍候得有如登天,本
来以为小阿姨的灵巧长舌就是极品了,没想到梅媛的口技绝对超过小阿姨。梅媛
不单舌头厉害,牙齿还能轻巧的随吞吐去颳林峰的肉棒,痒痒的很刺激,搞得林
峰差点就射了。

  林峰把梅媛的上衣推上去露出雪白饱满的乳房,自己面对梅媛跪下。把头埋
在梅媛双乳间摩挲,一对柔软的豪乳几乎将林峰的脸埋住。用牙齿轻轻撕咬着乳
头,两只手轮流将乳房揉搓得变成各种形状。不一会舌头顺着胸膛下滑到小腹,
梅媛的身体轻轻扭动,似乎有了反应。

  林峰把梅媛的裙子撩起,脱下短小的内裤,浓郁的阴毛密密麻麻,看来性慾
相当旺盛。用嘴掰开肥厚的阴唇,整个阴部暴露,舌头轻巧裹住阴蒂舔吸起来。

  ‘哦……啊……’

  梅媛轻声呻吟着,细弱蚊蝇,全身似乎没了力气瘫软在沙发裏。阴蒂在林峰
舌头的侍奉下逐渐坚硬,林峰侧着头配合梅媛阴唇形状将舌头深深的探进阴道内
又搅又颳,淫水一阵阵的流淌出来。由于还想再套些话,所以林峰舔得格外卖力。

  梅媛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一只丰满的大腿勾住林峰的脖子不停摇摆。
  ‘嘿!你也想要了吧?’

  林峰仍跪在地毯上,将梅媛的大腿拉开放在沙发扶手上。捏住鬼头,‘嗤’
的一声将肉棒整根刺入阴道内。腰部急速前后摇摆,硕大的肉棒在梅媛洞门大开
的淫穴裏冲刺。

  ‘唔……轻点……进去得太深了……’

  梅媛迅速进入状态,一双肥美白皙的大腿高高离开扶手,翘起裹住林峰的腰
部,随节奏不停摇晃,林峰憋着一股蛮劲狠干了20多分钟,见梅媛的眼神从清
澈渐渐变得迷离。

  梅媛淫穴裏夹着林峰的肉棒,屁股拚命迎合,淫水还真多,顺着会阴流淌到
沙发上,林峰整个肉棒泡在淫水裏,一边抽插一边发出‘扑哧’的声音。

  林峰不一会就累得直喘气,于是和梅媛交换位置,自己坐在沙发上,用力擡
着梅媛的屁股坐在腿上。龟头刚进入洞门,双手就使劲抓住梅媛的屁股往下一拉,
随着梅媛的叫喊肉棒插进阴道深处。

  梅媛这招‘观音坐莲’可谓出神入化,屁股坐在林峰腿上,暗暗使力儘量控
制阴道的肌肉向内收缩,紧紧夹住林峰的肉棒,同时屁股上下左右全方位扭动。
林峰一向自豪自己的性技巧,但在这招面前也不得不低头认输。

  在梅媛一流的性技巧下,林峰顽强坚持了20多分钟,再也忍受不住。将梅
媛推在地上,自己赶快站起来。肉棒顶在梅媛的脸上一阵摩擦,精液狂喷。

  梅媛嘴角、鼻子、甚至眼皮上全是林峰的精液,自己也累得一塌糊涂。
  ‘梅媛阿姨,你真是太厉害了……’林峰喘着气。

  ‘你也很不错,很少男人能在我身体裏面停留10分钟以上……喔!我累坏
了……’

  ‘那老不死的吃了强效补药,被你这麽折腾,肯定挂得快。’
  ‘是啊!这不正是你期望的?我未来的林董事长,咯咯……’
  所有的声音全部被录下来,这一切梅媛并不知道……

  林峰将录到的录音放了一遍,当然做了剪辑,只把梅媛关于承认準备谋害林
父的那些资讯保留。父亲阴沈着脸一言不发。林峰突然有一种心酸的感觉,被自
己喜欢的女人算计,那种内心的痛苦林峰想像得出来。

  很显然,梅媛指使林嫂在父亲的饮食中下了壮阳催情的药材,同时施展上乘
床上功夫。这样有心脏病史的父亲有很高概率引发心脏病,梅媛聪明之处在于催
情的药选择了中药。

  因为中药是属于温补的,即便林父病发倒在她胯下,从医学的角度看也属纵
欲过度,在强烈的兴奋中引发心脏病致死,和她本人一点关係都没有。不得不承
认梅媛的计划还是比较完美的,假如没有林峰的话,假如没出现一些巧合,这个
计划很可能最终实现。

  ‘小峰,这事我们父子俩就当从未发生过吧……’
  ‘什麽?爸,你準备就这麽放过梅媛?’
  ‘不论怎麽说,她曾经给我带来过快乐。’

  ‘如果她真心对您好,把我的股份送给她一部分我都愿意,但她是想要您的命
啊。何况,受谁人主使我还没查清。’

  林父摆了摆手阻止林峰继续说下去,好半天才悠悠的歎息道。

  ‘毕竟什麽事也没有发生,爸想给你积点德,你很好,很细心。不过爸要教你
一个道理,在社会上立足凡事给人留条活路,对自己只有益处,记住要学会宽
容……’

  宽容?也许吧!不是每个人都能时常有宽容之心,特别是对自己不利的人。
能做到这点的人一定很了不起,林峰微笑着向父亲点点头。父子俩瞬间恢复了平
时的神态,居然烹了一壶功夫茶,边品茶边赏玩茶具,天南地北谈笑风生。就如
确实没发生过任何烦心事似的,真是一对奇怪的父子……

  不论是梅媛还是林嫂都未受到林家任何责难,这件事受谁人指示成了一个秘
密。也许林父在早年商战中不可避免得罪了一些对手,也许是现在的竞争对手,
甚至有可能是自己家族的成员想下黑手。

  总之,这事似乎到此就结束了。至于梅媛,不久后她自然就知道被林峰设了
局,奇怪的是林家再也没和她接触过,就如从来不认识她这个人一样。梅媛内心
深处是否有过震撼,也许只有她自己才能明白了。

  宽容是一种美德,能宽恕曾对自己不利的敌人更是需要付出许多勇气。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xoo770.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xxoo770.com